<form id="tdrbr"></form>

<em id="tdrbr"></em>

    <address id="tdrbr"></address>

        <form id="tdrbr"></form>

        <form id="tdrbr"><nobr id="tdrbr"></nobr></form>

                星律說 | 在這里,讀懂深圳個人破產制度——以深港兩地個人破產條例為討論視角(下)

                作者:劉偉 來源:星辰律師 時間:2021-03-04

                《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的八大亮點和四點不足

                01、深圳市人大于2020年8月26日正式公布了《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以下稱“條例”)。該條例分為十三章,包括總則、申請與受理、債務人財產、債權申報、破產費用與共益債務、債權人會議、破產清算、重整、和解、簡易程序、破產事務管理、法律責任和附則,共計一百七十三條,英美和香港地區個人破產制度三大特色即破產免責、豁免財產和失權復權在條例中均得到充分體現。條例當中其它一些條文內容明顯借鑒了英美或或香港地區的相關成熟規則。這反映了個人破產制度在各國/地區的趨同性。但是深圳并未完全照搬照抄,在部分條文中有所創新。

                02、《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八大亮點。

                一是條例的調整對象。與香港立法相似,條例將誠實而不幸的債務人即商人自然人和消費自然人兩類債務人列為破產人的范圍。首先,明確了可以破產清算的適格債務人條件,條例第二條規定在深圳經濟特區居住,且參加深圳社會保險連續滿三年的自然人,因生產經營、生活消費導致喪失清償債務能力或者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的,可以依照本條例進行破產清算、重整或者和解。條例第二條對適格破產債務人的范圍界定意味著如果個人債務人具有破產債務人的深圳屬地特征但屬于違法經營或者過度奢侈消費負債導致不能清償債務的,并不能適用該條例進行個人破產。另外,為了防止小額債權人濫用破產權利,條例第九條對債權人申請破產規定了最低債權金額(起破金額)的限定條件,當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時,單獨或者共同對債務人持有五十萬元以上到期債權的債權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對債務人進行破產清算。條例第十四條規定了破產申請的除外條件,即法院對債務人或債權人基于不誠信行為(轉移財產、惡意逃避債務、提供虛假債權或者虛假債務證據、損害他人信譽等)惡意提起破產程序不予受理或駁回申請。

                二是與香港有關個人自愿安排程序相似,條例規定了類似的重整程序和重整優先制度。個人破產重整有利于債務人在實現經濟再生后盡快恢復信用,重整為債務人提供了保留其現有財產的機會(但高消費行為仍被禁止)。如果債務人符合條例規定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喪失清償債務能力的,但未來有可預期的較高收入的,債權人的債權有希望獲得更高的清償比例,債務人可以依照本條例申請進行重整,并提出重整方案草案,也可以建議債權人提供有條件地減少債務金額或延長債務清償期限等挽救優惠。條例第一百零六條規定如果債權人申請債務人破產清算,而債務人申請重整,人民法院認為符合重整條件的,應當受理重整申請。

                三是與香港的豁免財產制度相似,條例設立了不屬于破產財產由破產人持有使用的豁免財產制度。條例第三十六條第一款明確了豁免財產的范圍。同時設定了第二款,對豁免財產范圍做了反向限制,即“前款規定的財產,價值較大、不用于清償債務明顯違反公平原則的,不認定為豁免財產”。條例規定豁免財產累計總金額不超過人民幣20萬元,是指經核定保留的財產額度,包括費用和財產兩部分。條例規定破產管理人負責審查制作債務人財產報告,對債務人豁免財產清單提出意見,并提交債權人會議表決;豁免財產清單未獲債權人會議表決通過的,由人民法院裁定。

                四是關于避免惡意逃債,條例與英美和香港地區破產條例相似,設立了多管齊下的事前事中事后的規范和懲治規則。例如條例第四十條確立了破產申請提出前兩年內的不當財產交易行為的撤銷權。條例第四十一條規定了破產申請提出前的特定期限內對個別債權人或親屬、利害關系人進行個別清償行為的撤銷權。條例還規定了不予免除的債務(第九十七條)、不予免責的行為(第九十八條)、延長免責考察期(但最長可延期兩年,第九十六條)、債權人或其他利害關系人對免責決定的申請撤銷權沒有行使期間限制(第一百零三條)等規則,以實現防范和懲戒破產欺詐行為的目的;同時條例嚴格限制免除債務的條件,即只有債務人如實申報本人、配偶、未成年子女及共同生活的近親屬名下的各類財產和財產權益,遵循誠實信用原則,主動向破產管理人移交個人財產和財產權益并配合調查和處置,履行破產前兩年財產變動情況披露應盡義務、嚴格遵守相關行為限制決定,才能依法獲得法院裁定而免除剩余債務。

                五是在破產失權方面。條例將免除債務人債務和解除對其相關行為限制的節點設定為免責考察期屆滿而非破產宣告時,且設置了相對較長的免責考察期(自法院宣告破產之日起三年)。條例第二十一條規定破產人非經法院批準不得出境、向他人借款超過一千元必須向出借人聲明其為破產人身份。具有失權性質的限制消費行為方面,條例第二十三條主要參考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限制被執行人高消費的若干規定》,對破產債務人的八種高消費活動進行了明確禁止。在限制職業資格方面,條例第八十六條規定自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之日起至人民法院作出免除債務人剩余債務的裁定之日止,債務人不得擔任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和金融機構的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職務,不得從事法律、行政法規禁止從事的職業。

                六是關于破產免責,條例并未采取如英國的自動免責制度,借鑒了日本破產法采取的許可免責制度。三年免責考察期滿,破產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免除剩余債務。人民法院根據破產人申請和管理人報告,裁定是否免除剩余債務,并同時作出解除對破產人行為限制的決定。關于債務人獲得免責的方式,條例設計了以下程序:一是必須由破產人提出免責申請(第一百條),明確其意思表示,程序的啟動節點和依據更加清晰、正當。二是由管理人對破產人是否存在不能免除的債務以及不能免責的情形進行調查,征詢債權人和破產事務管理部門意見,并向人民法院出具書面報告,人民法院根據債務人申請和管理人報告,裁定是否免除剩余債務,并同時作出解除對破產人行為限制的決定。程序審查更加充分,能夠更好地保護債權人利益。三是債權人或債務人對免責裁定不服可以申請復議,這樣能更好地維護當事人的程序權利。

                七是條例借鑒了香港設立破產管理署管理破產事務的成功經驗,創設了“法院裁判、機構管理、管理人執行、公眾監督”四位一體的的個人破產運行管理體系。今年3月1日深圳市破產事務管理署正式宣告成立,并作為深圳市司法局下設獨立事業單位,承擔深圳市個人破產事務管理工作。預計深圳市破產署近期啟動建設深圳市個人破產信息系統,個人破產的相關信息會及時上傳個人破產信息系統,有關單位、個人可以依法查詢使用,另外深圳市破產署很可能被授權履行破產欺詐調查和懲戒的行政職能。

                八是條例建立了鼓勵破產人盡力清償以保障債權人的最大權益的規則,條例第一百條第二款規定在免責考察期內,債務人主動清償剩余債務并達到一定比例的,可以提前結束免責考察期,解除相關行為限制。

                03、《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移植借鑒國外立法成熟經驗,汲取國內企業破產立法的相關經驗,有一定的制度創新,但也有一些明顯的不足。

                一、條例對可以破產的債務人的破產原因范圍設置過寬。例如將生活消費的債務人列入破產范圍,這意味著基于日常超前消費出現信用卡透支以及盲目舉債購房而無力償還按揭貸款的債務人主動申請破產可能會成為一個常態。另外條例未將個體工商戶納入破產人范圍。條例中的自然人破產人理應包括個人經營的個體工商戶,但是家庭經營的個體工商戶無法納入條例的調整范圍,夫妻各自所有或共有財產在配偶一方破產時如何準確分割處理也頗為棘手,實務操作中必然凸顯更多的問題。

                二、根據英美和香港個人破產制度的經驗,破產免責的一個重要前提是,在保障破產人生存權和基本人格尊嚴的前提下,破產人在免責考察期內要被強制度過近乎貧困(如類似低保戶)的生活,以慰藉債權未獲足額清償的債權人情感感受。如何確保破產人實質上度過近乎貧困的生活,條例有關破產人失權的條文規定并不嚴苛。條例第二十三條僅規定8種限制高消費的行為,對破產人的消費限制范圍比較寬松。另外規定將限制行為的決定書交由管理人和破產事務管理部門,未明確規定將限制高消費、不得出境,任職限制等交由有關部門管理并可采取強制措施。這等于對債務人行為限制,主要靠債務人自覺履行和事后監督,在操作層面上可能會無法得到良好的執行成效。

                三、盡管條例的免責考察期長于英美國家的免責考察期,但根據中國的老賴行為突出的社會現象,我認為,條例設定的破產考察期明顯過短。條例征求意見稿曾規定六年的免責考察期,但條例正式文本將免責考察期變更為三年(如破產人違反法定義務法院可酌情再延長兩年),條例將裁定終結破產程序和免除債務裁定程序相分離,即法院裁決認定破產分配方案時,即可同時裁定終結破產程序,三年免責考察期結束之后,債務人應當另行向法院申請出具免除債務裁定。這種制度設計固然有一定的合理性,但考慮到不乏老賴的國情和傾斜保護債權人利益,我認為,免責考察期應當設置為四年(如破產人違反法定義務法院可酌情再延長三年)更為妥當。

                四、防止假破產真逃債是個人破產制度的核心內容之一。對于中國這樣誠信不足的社會,為了防止個人破產欺詐,應當大力加強完善對逃避債務行為的懲治力度。不但需要建立健全破產專業管理人隊伍,建立全國聯網的高效嚴密的社會信用記錄和個人破產記錄體系,建立具有行政調查和懲治職能的個人破產管理機構,還需要頒布科學完善的破產欺詐相關犯罪的嚴刑峻法。盡管條例對相關破產欺詐行為規定了情節嚴重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但根據立法法規定,有關涉及刑罰的規制應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進行立法。中國目前缺乏系統配套的個人破產欺詐犯罪的刑法規定,因此從立法角度而言,深圳應當盡快請示全國人大在刑法中增設懲處個人破產欺詐的犯罪條文。個人破產走向規范化,必須有嚴刑峻法的支持。如果沒有長出牙齒的刑罰制度,個人破產的實際運作就缺乏有效的制度保障,甚至真成為老賴逃避債務的有利盾牌。

                最后,《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是一個地方性的法規,從法理上該條例對深圳特區以外的私法行為和公法行為并沒有必然的法律拘束力,因此深圳的個人破產案件在操作層面可能會產生一些新情況新問題,例如條例第30條做出了由裁定受理破產申請的人民法院管轄相關案件的規定,但深圳法院作出了裁定受理破產申請后,該裁定是否必然導致深圳以外正在審理的涉及債務人民事訴訟和仲裁案件中止的效力,并沒有上位法的依據,深圳有關方面應當及時向最高人民法院或者全國人大常委會匯報,爭取盡快出臺授權《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個別條文可擴大在全國范圍適用的規定。

                分享到: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网上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