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drbr"></form>

<em id="tdrbr"></em>

    <address id="tdrbr"></address>

        <form id="tdrbr"></form>

        <form id="tdrbr"><nobr id="tdrbr"></nobr></form>

                星律說 | 離婚協議中關于房產權屬的約定能否排除對房產的執行?

                作者:喬霞 來源:星辰律師 時間:2020-11-25

                導言

                2020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各級人民法院受理執行案件1041.4萬件,同比上升17.4%,其中涉及夫妻共有財產的執行問題逐漸顯現。法院在就被執行人個人債務執行登記于被執行人名下房產時,被執行人的原配偶往往會通過提出執行異議、執行異議之訴、析產訴訟等要求保護其房產份額及相應的權益,但由于相關規定不夠明確,實踐中往往存在不同觀點,導致同案不同判。其中,對于夫妻離婚時約定房產歸屬后未及時辦理過戶登記,因登記方個人債務被執行的情況,就常常引起討論。筆者在此文中將結合最高院的一宗判例,分析該類案件的裁判思路及對被執行人原配偶的救濟途徑。

                一、案例分享

                1、案情簡介

                【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終字第150號鐘永玉與王光、林榮達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糾紛案】

                在王光與林榮達股權轉讓合同糾紛一案中,王光向法院提出財產保全申請,請求對林榮達的財產進行訴訟保全。法院于2011年7月21日查封了林榮達名下座落于上杭縣的房產一幢(以下簡稱“訴爭房產”)。此案最終判決林榮達應向王光承擔的債務為個人債務,因林榮達未能履行該判決,王光于判決生效后申請強制執行訴爭房產。

                鐘永玉以訴爭房產系其所有為由,向執行法院提起執行異議。執行法院認為,訴爭房產至今仍登記在林榮達名下,尚未變更登記到案外人鐘永玉名下,故上述房產的物權未發生變動,應仍為林榮達所有。執行法院認為案外人鐘永玉關于訴爭房產系其合法財產之理由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法院查封并無不當,據此作出(2013)閩執外異字第3號執行裁定,駁回鐘永玉異議請求。

                鐘永玉不服,遂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該案經一審、二審后,終審判決認定鐘永玉提起執行異議請求阻卻對訴爭房產執行的理由成立,應當停止對訴爭房產的執行。

                2、裁判要點

                王光與林榮達之間轉讓股權的時間為2009年9月,王光申請法院對訴爭房產進行查封的時間為2013年6月。鐘永玉與林榮達兩人自愿達成《離婚協議書》的時間為1996年7月,在法院對訴爭房產的查封(2013年6月)之前,且時間前后相隔長達十幾年之久,林榮達與鐘永玉不存在借離婚協議處分財產逃避債務的主觀惡意。鐘永玉與林榮達解除婚姻關系及有關財產約定的意思表示真實。

                在本案的法律適用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是針對執行程序中當事人提出執行異議時如何處理的規定。由于執行程序需要貫徹已生效判決的執行力,因此,在對執行異議是否成立的判斷標準上,應堅持較高的、外觀化的判斷標準。這一判斷標準,要高于執行異議之訴中原告能否排除執行的判斷標準。

                由此,《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五條至第二十八條的規定應當作如下理解,即符合這些規定所列條件的,執行異議成立;不滿足這些規定所列條件的,異議人在執行異議之訴中的請求也未必不被支持。在執行異議之訴中,應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和異議人所主張的權利、申請執行人債權實現的效力、被執行人對執行標的的權利作出比較后綜合判斷,從而確定異議人的權利是否能夠排除執行。

                首先,從成立時間上看,該請求權要遠遠早于王光因與林榮達股權轉讓糾紛所形成的金錢債權請求權。其次,從內容上看,鐘永玉的請求權系針對訴爭房屋的請求權,而王光的債權為金錢債權,并未指向特定的財產,訴爭房屋只是作為林榮達的責任財產成為王光的債權的一般擔保。再次,從性質上看,王光與林榮達之間的金錢債權,系林榮達與鐘永玉的婚姻關系解除后發生的,屬于林榮達的個人債務。在該債權債務發生之時,訴爭房屋實質上已經因鐘永玉與林榮達之間的離婚協議約定而不再成為林榮達的個人財產。最后,從根源上看,訴爭房產系鐘永玉與林榮達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因合法建造而產生的夫妻共同財產,在鐘永玉與林榮達婚姻關系解除之時約定訴爭房產歸鐘永玉及其所生子女所有,該房產具有為鐘永玉及其子女提供居住、生活保障的功能。與王光的金錢債權相比,鐘永玉及其子女享有的請求權在倫理上具有一定的優先性。

                3、裁判規則

                被申請執行的債務非夫妻共同債務,且債權債務發生在離婚房產分割后的,即使房產尚未變更登記,房產的實際權利人作為案外人仍可通過提起執行異議、執行異議之訴排除強制執行。

                二、律師評析

                夫妻雙方已簽署生效的離婚協議約定房產歸非登記一方,但雙方未辦理房屋產權變更登記的,如果房產登記所有權人因個人債務致使其名下房產被查封,則被執行人原配偶可以通過提出執行異議請求停止對訴爭房產的執行。若法院裁定駁回被執行人原配偶的執行異議請求,則被執行人原配偶還可以另行提起執行異議之訴。司法實踐中,法院會重點審查房產權屬轉移時間、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債務形成時間、是否存在惡意規避債務等情形,綜合判斷被執行房產權屬是否已通過離婚財產分割方式實際轉移至被執行人原配偶一方名下。

                1、關于離婚協議中不動產權屬約定效力的不同觀點與判例

                若離婚協議約定被執行房產歸被執行人原配偶一方所有,則法院會審查該權屬變化的時間是否早于被執行人債務形成時間,以此來判斷被執行人及其原配偶是否存在惡意規避債務的情形,但針對離婚協議中不動產權屬約定的效力,法院也有不同的處理方式。

                上述“鐘永玉與王光、林榮達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糾紛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認可離婚協議書中關于被執行房產的權屬約定的法律效力,并未以被執行房產是否已辦理產權變更登記作為判斷被執行人原配偶執行異議請求能否成立的依據。而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付金華訴呂秋白、劉劍鋒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案”中,法院認為離婚協議中約定房屋產權歸被執行人原配偶一方所有,但該處分未經產權變更登記,不直接發生物權變動的法律效果,也不具有對抗第三人的效力,以此駁回被執行人原配偶提出的執行異議。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審理的“劉珊珊、交通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哈爾濱友誼支行申請執行人執行異議之訴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案”中,法院認為離婚協議書與《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八條規定的“合法有效的書面買賣合同”的性質、履行過程、權利基礎等不相同,不適用前述規定。離婚協議書中關于房產權屬處分的約定能否對抗第三人,應以處分的權利內容是否符合法律規定的權利變動模式為準,即房產權屬變更是否已完成變更登記。而本案中因被執行人原配偶在有條件起訴要求辦理房屋過戶登記手續的情況下,怠于行使因離婚協議取得的請求權,致使涉案房產不能被認定為被執行人原配偶個人財產,在被執行人原配偶未取得對抗執行的權利基礎情況下,駁回其排除執行的主張。

                2、排除執行請求未獲支持情況下的救濟途徑

                基于離婚協議產生的房產權屬變更,相較于正常買受人購買房產行為而言,涉及的情形較為復雜,且真實意思表示不易判斷,例如夫妻雙方是否串通規避債務、是否存在“假離婚”的情形、是否因房產政策無法辦理過戶等。因此,對被執行人原配偶基于離婚協議提出的執行異議請求進行審查時,法院一般會秉承更為審慎的態度去審查被執行房產權屬變更協議的真實性。

                筆者認為,被執行房產雖然未辦理變更登記,但申請執行人與一般的房產買受人身份不同,其并非是基于物權公示公信的效力要求獲得被執行房產產權,而是通過房產的司法拍賣款實現債權,因此,不能僅以被執行人原配偶怠于辦理房產變更登記手續來認定其無權要求排除對被執行房產的執行。此外,雖然部分法院以被執行房產未變更登記至被執行人原配偶名下而駁回其執行異議,但筆者認為被執行人原配偶仍然可以通過提起執行異議之訴或房產確權訴訟獲取對抗執行的依據。

                被執行人原配偶如果因其他因素(如惡意規避債務、房產權屬變更約定晚于被執行人債務形成時間等)未能排除對執行房產的執行,其仍然可以通過提起析產訴訟排除對其所享有的房產份額的執行。

                相關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二十五條對案外人的異議,人民法院應當按照下列標準判斷其是否系權利人:

                (一)已登記的不動產,按照不動產登記簿判斷;未登記的建筑物、構筑物及其附屬設施,按照土地使用權登記簿、建設工程規劃許可、施工許可等相關證據判斷;

                (二)已登記的機動車、船舶、航空器等特定動產,按照相關管理部門的登記判斷;未登記的特定動產和其他動產,按照實際占有情況判斷;

                (三)銀行存款和存管在金融機構的有價證券,按照金融機構和登記結算機構登記的賬戶名稱判斷;有價證券由具備合法經營資質的托管機構名義持有的,按照該機構登記的實際投資人賬戶名稱判斷;

                (四)股權按照工商行政管理機關的登記和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公示的信息判斷;

                (五)其他財產和權利,有登記的,按照登記機構的登記判斷;無登記的,按照合同等證明財產權屬或者權利人的證據判斷。

                案外人依據另案生效法律文書提出排除執行異議,該法律文書認定的執行標的權利人與依照前款規定得出的判斷不一致的,依照本規定第二十六條規定處理。

                第二十八條金錢債權執行中,買受人對登記在被執行人名下的不動產提出異議,符合下列情形且其權利能夠排除執行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一)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簽訂合法有效的書面買賣合同;

                (二)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合法占有該不動產;

                (三)已支付全部價款,或者已按照合同約定支付部分價款且將剩余價款按照人民法院的要求交付執行;

                (四)非因買受人自身原因未辦理過戶登記。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

                第十四條對被執行人與其他人共有的財產,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凍結,并及時通知共有人。

                共有人協議分割共有財產,并經債權人認可的,人民法院可以認定有效。查封、扣押、凍結的效力及于協議分割后被執行人享有份額內的財產;對其他共有人享有份額內的財產的查封、扣押、凍結,人民法院應當裁定予以解除。

                共有人提起析產訴訟或者申請執行人代位提起析產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準許。訴訟期間中止對該財產的執行。

                 

                來源|家業和興

                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YY1O1_jkc_89Sq13eC8PrA

                 

                分享到: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网上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