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drbr"></form>

<em id="tdrbr"></em>

    <address id="tdrbr"></address>

        <form id="tdrbr"></form>

        <form id="tdrbr"><nobr id="tdrbr"></nobr></form>

                星律說 | 物之所有權人和抵押權人為同一人時, 所有權人對抵押物(租賃物)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

                作者:尹傳服 來源:星辰律師 時間:2020-09-03

                融資租賃是一種融資和融物相結合的現代金融租賃方式。直接融資租賃和售后回租型融資租賃是融資租賃業務的兩種重要方式。承租人將自有物出售給出租人,承租人又將該物從出租人處租回使用,此業務模式即為售后回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條關于不得以承租人和出賣人為同一人而否定融資租賃合同性質的規定是對售后回租型融資租賃的合法性予以肯認。售后回租型融資租賃業務存在兩層法律關系。一是承租人將自有物出售給出租人所形成的買賣合同關系,出租人支付標的物的合理價款和其他融資成本,這體現了融資功能;二是出租人將購買的標的物出租給承租人所形成的租賃法律關系,承租人占有使用租賃物,這體現了融物的功能。前一層法律關系項下的權利義務體現了基礎性的權利義務特征,后一層法律關系項下的權利義務體現了雙方最終的權利義務特征。

                由于物權法規定車輛等運輸工具所有權的轉移不以登記為生效要件,在售后回租型汽車融資租賃業務中,為便于承租人實際使用車輛,充分發揮融資融物的功能,通常出租人(融租公司)與承租人(出賣人)采取占有改定的方式完成車輛的交付,雙方約定車輛為融租公司所有,但車輛登記在承租人名下,承租人仍繼續實際占有使用車輛。

                汽車融租公司為了維護其對車輛的合法權益以及保障實現租賃債權,會要求承租人(名義車主)在車輛上設置抵押權,出現了車輛的實際所有權人和抵押登記的抵押權人為同一人的情形。在此情形下,車輛的出租人(所有權人)對于該車輛是否享有抵押優先受償權的問題,在司法實踐中存在爭議。按照傳統民法理論觀點,在抵押擔保法律關系中,抵押物的所有權人只能是抵押人而不能是抵押權人,物的所有權人通過對租賃物(抵押物)享有抵押權而獲得優先受償權似乎違反了物權法定原則,其實不然。本文旨在從法律規范、法理角度論證賦予物的所有權人享有抵押優先受償權的合法性、合理性。

                一、在售后回租型的融資租賃合同關系中,出租人作為抵押權人對租賃物(抵押物)享有優先受償權具有充分的理論基礎

                1.1《物權法》將抵押財產的范圍限定為抵押人“有權處分的財產”而非“享有所有權的財產”,法律并未明文禁止在所有人財產之上向所有人設立抵押權。

                售后回租型融資租賃合同不是一次性交付即時清結的合同,而是在一定期限內履行的繼續性合同。售后回租型車輛融資租賃業務中,汽車融租公司將其出租的汽車登記在自身名下,則對承租人的使用和收益極為不便。因此,汽車融租公司購買承租人出賣的汽車后并不辦理過戶登記,車輛仍登記在承租人的名下。物權法對車輛轉讓采取登記對抗要件規則,如果承租人擅自轉讓其名下的租賃車輛并登記過戶給第三人或將其名下的租賃車輛抵押給其他第三人并辦理抵押登記,該善意受讓人或善意抵押權人的權利將對抗汽車融租公司的所有權,汽車融租公司作為所有權人將面臨承租人無權處分帶來的巨大法律風險,即汽車融租公司面臨其對車輛的所有權減損或喪失的風險。

                租賃車輛的實際所有權屬于汽車融租公司,但租賃車輛登記在承租人名下,承租人屬于名義的所有權人。從名義權利表征的角度,承租人仍具有對車輛處分的權利,為保障所有人權利和降低交易風險,汽車融租公司作為車輛所有權人要求承租人在其名下車輛上為出租人設立抵押具有現實可行性。

                因此,承租人在實際為出租人所有的租賃車輛上為出租人(即車輛所有人)設立抵押權具有可操作性,也不違反物權法定原則。

                1.2最高法院司法解釋允許租賃物(抵押物)的所有權人和抵押權人為同一人,所有權人享有的抵押權與非所有權人享有的抵押權均符合物權法及擔保法的規定,法律并未禁止所有權人作為抵押權人時對抵押物享有優先受償權的基本權利。

                汽車融租公司作為出租人授權承租人將租賃車輛抵押給出租人,不僅在于保障融物功能項下的租金債權的實現,更重要的是保證融資功能項下的整個金融租賃交易模式的有效實施?!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第(二)項規定,出租人授權承租人將租賃物抵押給出租人并在登記機關依法辦理抵押權登記的,出租人有權主張第三人的物權權利不成立。該條規定賦予了出租人接受承租人在租賃物上為其設立抵押權的權利,即肯認融資租賃物的所有人與抵押權人可以為同一主體,融資租賃物的所有權與抵押權可以同時存在。

                融資租賃業務中出現的這種所有人基于抵押權而產生的優先受償權是現代金融租賃交易的新生事物,也是保障金融租賃投融資交易安全的正當需要。法律界應當依據商法中特有的優先保護交易效率并兼顧交易公平原則予以肯認,而不應當囿于傳統民法而動輒對融資租賃物的所有權與抵押權同時存在予以效力否定。

                1.3優先受償權系抵押權的基本權利,抵押權成立,抵押權人享有優先受償權。

                中國法律并未明文規定所有人抵押權,傳統民法的所有權權能理論已經不能涵攝和解釋融資租賃中的所有人抵押權現象。法國在立法中已經肯認所有人抵押權。法國民法典第2114條第3款規定,不問不動產歸誰所有,抵押權隨不動產而存在。當抵押權與抵押物的所有權發生混同時,所有權人仍享有隨不動產而存在的所有人抵押權。

                綜上,筆者認為,在融資租賃售后回租型下,出租人(所有權人)作為抵押權人對租賃物(抵押物)享有優先受償權具有充分的法學理論基礎。出租人與承租人依法簽署了《抵押合同》,抵押合同生效后抵押權即設立,進行抵押登記后具有對抗善意第三人的效力。因此,出租人作為抵押權人,依法應當享有抵押權的基本權利即對租賃物(抵押物)享有優先受償權。

                二、司法實踐中,融資租賃公司作為原告起訴違約客戶(承租人)的案件,絕大多數法院支持融資租賃公司作為抵押權人對租賃物(抵押物)享有優先受償權,但個別法院不予支持,其不支持的理由有待商榷

                2.1廣東省乃至全國范圍內絕大多數基層法院和中級法院認定融資租賃合同和抵押合同合法有效,均支持優先受償權。筆者對此持贊同態度。

                2.2個別法院(暫不披露名稱)認為,“在案涉車輛登記車主為被告且又為其占有使用的情形下,原告作為擁有車輛所有權的出租人為對抗第三人,授權被告設置抵押權是保障原告所有權的合理做法。原告與被告就案涉車輛簽訂《抵押合同》,未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但原告作為案涉車輛的所有權人又設置抵押權,其目的是為了對抗善意第三人,非真實抵押擔保的意思,不支持原告對案涉車輛享有抵押權的優先受償權。”

                筆者認為,該法院一方面認定雙方簽署的《抵押合同》合法有效,另一方面又以該抵押不具有真實抵押擔保的意思而不支持出租人的優先受償權,二者明顯矛盾,其裁決理由有待商榷:

                第一,抵押權人和所有權人為同一人時,設立抵押登記具有對抗善意第三人的目的,但不影響雙方設定抵押同時具有擔保債權的真實意思。雙方在簽署合同時均清楚知道在承租人占有的租賃車輛上設立抵押的法律意義和法律后果,抵押合同的約定不違反強制性法律規定,亦未損害國家集體及第三人的利益,合法有效。該法院僅以設置抵押權的目的是為了對抗善意第三人為由否定雙方設定抵押具有擔保的真實意思,違背了雙方訂立合同之初的合意。

                第二,所有權人和抵押權人為同一人,不影響所有權人作為抵押權人享有抵押權的基本權利。在融資租賃合同關系中,租賃物的所有權與抵押權之間并不存在沖突。所有權人取得抵押權系源于司法解釋允許出租人在租賃物上設定抵押權,即法律允許所有權人和抵押權人為同一人,且未禁止抵押權人享有抵押權的基本權利即優先受償權。該法院一方面認可案涉抵押權已設立,另一方面又不認可抵押權人享有抵押權的基本權利,于法有悖。

                第三,《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一條規定,“出租人既請求承租人支付合同約定的全部未付租金又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的,人民法院應告知其依照合同法第二百四十八條的規定作出選擇。出租人請求承租人支付合同約定的全部未付租金,人民法院判決后承租人未予履行,出租人再行起訴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收回租賃物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鑒于融資租賃業務具有融資融物雙重功能,即承租人按月或按季度應支付的租金累計總額體現為整個租賃物的價值構成。該條司法解釋確定了“物債擇一、債不得償時再訴物”架構,也即當承租人出現欠付租金情形時,出租人可以選擇主張繼續履行合同或者選擇主張解除合同,或者在承租人不履行法院繼續履行的判決后,提起解除合同之訴。因此,實踐中,出租人可以基于自己所有權人的身份,對融資租賃合同提起確權之訴,即請求法院判令解除融資租賃合同、確認案涉車輛歸出租人所有并要求承租人返還。當然出租人也可以基于債權人和抵押權人的身份,提起債權之訴,要求承租人支付剩余未付租金并主張對抵押物享有優先受償權。

                從融資租賃的本質來說,融資租賃兼具融資與融物特性,以物保債的特性,帶有物權保障的色彩。法理上、法律上均認為融資租賃也是非典型的擔保方式,兼具擔保債權的功能?!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承認的出租人之抵押權,不但與“物債擇一、債不得償時再訴物”架構不相違反、不相沖突,更應是對融資租賃本質的再次肯定和應有回歸。

                綜上,筆者認為,最高法院司法解釋允許出租人在租賃物上設定抵押權,既系出于保護出租人對租賃物所有權的需要,又給予了出租人選擇債權之訴實現抵押權的權利,法院應予以支持。2020年7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聯合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共同發布《關于為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其中第14條明確,“依法認定融資租賃、保理、所有權保留等具有擔保功能的非典型擔保合同的效力”,“依據物權變動規則依法認定擔保物權的物權效力,最大限度發揮擔保制度的融資功能作用,促進商事交易健康發展”。民法典實施在即,與融資租賃合同相關的司法解釋也將進行相應的調整。筆者期待,根據民法典并在《關于為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的指引下,所有權人即抵押權人對租賃物(抵押物)的優先受償權最終能夠得到法律法規的明確保護。

                分享到: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网上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