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drbr"></form>

<em id="tdrbr"></em>

    <address id="tdrbr"></address>

        <form id="tdrbr"></form>

        <form id="tdrbr"><nobr id="tdrbr"></nobr></form>

                星律說 | 父親去世一年后,想申請宣告他的重婚無效,為何這么難?——說說婚姻無效制度中的重婚無效阻卻事由

                作者:郭衛群 來源:星辰律師 時間:2020-07-03
                談案之前:普及婚姻法冷知識
                 
                 
                如果問“重婚是不是無效婚姻”,我想,即使不懂法的人,也立馬會回答“是的”。
                 
                一夫一妻制,是現代文明婚姻關系的體現。在中國,一夫一妻制從1912年中華民國元年的《臨時約法》開始推行,到1950年新中國頒行《婚姻法》徹底廢除一夫多妻(妾)制,如今已是深入人心。重婚不僅是無效婚姻,而且構成犯罪,幾乎是路人皆知的常識。
                 
                然而,絕大多數人(包括部分不從事家事法律業務的律師)可能都不知道,經過合法登記的重婚,如果要申請其無效,在法律上還可能存在阻卻事由。
                 
                所謂重婚無效的阻卻事由,是指當事人以重婚為由向人民法院申請宣告婚姻無效的,申請時,有效婚姻關系的當事人辦理了離婚手續或配偶一方已經死亡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注1)。
                 
                這意味著,經過登記的重婚,自前一段有效婚姻關系的當事人解除婚姻關系或配偶一方死亡之日起,導致重婚無效的因素消失,從此可以登堂入室成為有效婚姻。
                 
                What!不是說好的重婚無效、自始無效、還要追究刑責嗎?!
                 
                看來有必要先給大家釋一下疑:
                 
                1、依照我國《刑法》對重婚罪的定義,重婚是指有配偶又與他人結婚或明知他人有配偶而與之結婚的行為。有配偶的人,鉆婚姻登記的空子,再與第三者合法登記結婚,當然坐實了重婚罪。與重婚者登記的第三者,如果是明知重婚者有配偶,還與其登記結婚,則第三者同樣也構成了重婚罪。此為刑事司法的范疇。
                 
                2、宣告重婚無效與否,裁判的依據是法定的無效婚姻情形是否已經消除,屬民事審判范疇,與刑事司法無涉,并不影響對重婚行為依《刑法》追究刑責。
                 
                3、對重婚無效阻卻事由的規定,并非來自《婚姻法》,而是來自《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下稱《司解一》)第八條,該條款針對《婚姻法》第十條列舉的重婚、有禁止結婚的親屬關系、婚前患有醫學上認為不應當結婚的疾病而婚后尚未治愈的、未到法定婚齡的4種無效婚姻情形,規定在被申請宣告婚姻無效時,法定的無效婚姻情形已經消失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4、對于重婚無效的宣告到底應不應該存在阻卻事由,從理論界到司法實踐都一直存在較大爭議。反對觀點認為:重婚嚴重破壞了我國一夫一妻的基本婚姻制度,社會危害性大,從性質上來說是絕對無效、自始無效,不能簡單因為前一個婚姻關系消解了,就認可后一個有社會危害性的婚姻關系的效力。而支持的觀點,則從《司解一》第八條的文意解釋出發,認為該條款并沒有規定重婚情形除外,而婚姻行為具有私權性,在導致重婚無效的原因消除后,阻卻宣告后一段婚姻無效,有利于穩定當事人的生活關系。司法實踐中,則日益呈現出從反對觀點到支持觀點的趨向,但其間亦有反復。
                 
                5、被宣告無效的婚姻,自始無效。對于申請宣告時,因導致被訴婚姻無效的情形已經消失,法院駁回申請人請求或允許申請人撤回申請的,司法實踐中傾向性的意見認為:該婚姻效力自婚姻無效的情形消失之時起算。
                 
                在全國法院系統受理的各類案件數量逐年陡增的情況下,申請宣告婚姻無效案件的數量一直保持三位數之間較小幅波動的趨勢:2014年是977件、2015年是998件,2016年是855年,2017年是815件,2018年是938件,2019年是995件(注2)。在4種無效情形中,因重婚情形而申請宣告婚姻無效的案件,在其中的占比,從約1/3到約1/6(注3,因篩選條件中無法排除單純引用《婚姻法》第十條中出現的“重婚”字樣的因素,實際占比應當更少),呈現出逐年下降的趨勢,而其中因重婚者去世而意外被牽扯出的申請宣告婚姻無效案件,可想而知,少之有少。
                 
                這么少之有少的案件類型,倒讓筆者碰上兩宗。雖然兩宗案件筆者最終都拒絕了接受委托,卻勾起了筆者對重婚無效阻卻事由這個問題極大的興趣。經過追根溯源及與部分法律界人士探討,筆者對該問題從立法到司法實踐的情況有所了解、有所思悟,因此撰寫此文分享感悟,以期拋磚引玉,引起大家對這個話題足夠的關注和討論,如果能夠對相關立法起到拾遺補缺的作用,善莫大焉。
                 
                 
                舊案重提:難以達成的使命
                 
                 
                2011年,最初接手港人R先生委托的執行異議案,并不覺得案件有多復雜。
                 
                R先生是位敦厚長者,是香港一個大家庭中子女輩的大哥。R先生告訴我,他的父親于5年前因病去世,去世前向他透露,自己在內地經商期間,與內地一女子另外組建了一個家庭,并生下了一個兒子,這個兒子當時還在讀書,希望R先生日后能關照這個小弟弟。
                 
                父親去世后,R先生的母親成為遺產管理人,授權老大R先生全權處理遺產事宜。R先生不聲不張,將內地幾處父親名下的房產和商鋪的收租權授權給了“那個女人”,以租金作為供養母子倆的生活來源。R先生說,畢竟自己的母親年事已高,身體又不好,如若跟“那個女人”鬧將起來,驚擾了母親的安寧,無異于一道催命符,不值!
                 
                然而,父親去世5年之后,R先生卻得知,授權“那個女人”收租的父親名下商鋪和房產竟被法院查封了,要用來償還“那個女人”在外擔保的債務。
                 
                這個時候,R先生覺得不能不出手了。“那個女人”跟父親在一起,從未靠自己的勞動獲得生活來源,吃穿用度都是父親供養,而父親的資產全然應當是他和自己母親的共同財產,怎么能讓一個破壞合法婚姻的“寄生者”明里暗里敗了去。因此,他要聘請律師提起執行異議,阻止父親的商鋪和房產被用于償還他人債務。
                 
                從案件的證據來看,R先生的父親和母親擁有合法的婚姻關系,直到R先生父親去世并未離婚,而“那個女人”一直聲稱她與R先生的父親辦的是“假結婚”,那么R先生父親名下的內地商鋪和房產,其法定繼承事宜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自然首先應當認定前述不動產都是R先生父母親的夫妻共同財產,分割夫妻共同財產后,屬于R先生父親那一部分個人財產,再作為遺產在繼承人之間進行分配和分割。既然“那個女人”聲稱其與R先生父親只是辦的“假結婚”,則R先生父親名下的財產與她無關,她因個人對外擔保承擔償債義務亦,不應將屬于R先生父母親的共同財產牽涉進去。
                 
                然而,執行異議過程中冒出來的一個證據大大出乎我們的意料,R先生的父親與“那個女人”在內地所辦的婚姻登記竟然是真實的!
                 
                這段實質上的重婚,在未被宣告無效的情況下,受到一個合法的婚姻登記保護,其所謂的婚姻關系存續期間,R先生父親所購置的不動產,就是屬于R先生父親與“那個女人”的夫妻共同財產,那么,“那個女人”所應承擔的償債義務,是可以追及到未分割的夫妻共同財產的。
                 
                那么,要避免父親的財產被認定為是跟“那個女人”的夫妻共同財產而被執行,R先生勢必先要申請宣告父親與“那個女人”的婚姻登記無效。然而,在R先生申請宣告父親的重婚無效的路徑上,卻橫亙著繞不開的障礙。
                 
                什么障礙?看懂了前一節鋪墊的冷知識,答案不難得出:遇到了《司解一》第八條所規定的婚姻無效的阻卻事由,即配偶一方死亡的情形。
                 
                作為一個“不到黃河心不死”的律師,了解到關于重婚無效阻卻事由,一直爭議不斷且存在同案不同判的情況,不免躍躍欲試地想努力爭取一把。然而,隨著更深入地研究案件策略,筆者發現走進了一個死胡同。
                 
                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下稱《司解二》)第五條:“夫妻一方或者雙方死亡后一年內,生存一方或者利害關系人依據婚姻法第十條的規定申請宣告婚姻無效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那么,在配偶一方死亡一年之后,法院連宣告婚姻無效的申請都不會受理,想說理,想爭取,論辯的平臺你都上不去。
                 
                就這樣讓毀人家庭、敗人家財的人遂了心,讓被侵害的、良善的人吞咽苦果,這不公平也不科學??!
                 
                作為一個動了真氣又不那么容易死心的律師,筆者開始在家事法的QQ群里跟同行聊這個問題,向婚姻法專業的學者求教這個問題,結果卻是頭頭碰壁:
                 
                Q:重婚是對前一個合法婚姻在家庭關系和家庭財產上的雙重侵害?為什么要規定阻卻事由?
                A:婚姻無效的阻卻事由,是為了維護婚姻的穩定性而規定的。對于婚前患有醫學上認為不應當結婚的疾病而婚后尚未治愈的、未到法定婚齡這兩種情形,如果在申請宣告無效時,無效情形已消除的情況下,阻卻無效宣告是合理的。但在重婚、有禁止結婚的親屬關系兩種情形下,后者無效情形消除的可能性幾乎為零,而前者適用阻卻事由的確存在不合理性,但司法解釋并未對這兩種情形做除外規定。
                 
                Q:重婚不是絕對無效、自始無效嗎?為什么一定要經過宣告程序?
                A:重婚是絕對無效,但不是當然無效,從司法解釋的規定可見,我國對無效婚姻采宣告無效主義,必須經過無效宣告后,被宣告的婚姻才自始無效。
                 
                Q:夫妻一方或者雙方死亡后一年內提起宣告申請,法院才受理。這個一年的起點是否可以自當事人(包括利害關系人)知道或應當知道重婚情形時起算?
                A:不能,這是個除斥期間(不變期間),很明確是從配偶一方或雙方死亡時起算的,不因任何事由中止、中斷、延長。
                 
                對筆者來說,顯然這已是一項無法完成的使命,因此向R先生明確表示這個案子我辦理不出他想要的結果,希望他另請高明。R先生挽留,因為前期的工作已建立起信任,但筆者堅辭,覺得也許真的另有高明可以幫得到他。
                 
                其后,筆者追蹤過這個案子的辦理結果,確實未能達成R先生的初衷。
                 
                2018年,經由一位香港律師的轉介,另一宗相似案例的當事人找到筆者,好在當事人的父親去世尚未超過一年,但所剩時日也很急迫了。當事人已聘有律師,也發現了要解決的問題頗為棘手,才四處尋找婚姻法方面的專業律師咨詢。
                 
                事不宜遲,筆者將前案鉆研的結果和盤托出,讓她趕緊讓自己的律師申請宣告重婚無效,到法庭上去爭取一下,看看能否贏得轉機。該案目前尚無反饋信息。
                 
                 
                近案分析:另辟蹊徑非尋常
                 
                 
                前不久,一位家事律師在公眾號上分享了一個案例,筆者閱后心下感慨:真是緣份啊,又讓我遇到它!
                 
                這宗案號為(2019)內行申539號的行政訴訟案,歷經一審、二審、再審,最終認定了跟R先生父親類似情形下的重婚登記為無效的婚姻登記行為。
                 
                該案原告楊某玲、楊某鋼、楊某紅、楊某琴的父親楊某山,于2013年3月27日去世。1998年12月2日,楊某山與夏某某在被告(某區民政局)處登記結婚,夏某某于2011年去世。2005年5月30日,楊某山與第三人姜某某在被告處登記結婚。經查詢,楊某山與夏某某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未辦理過離婚手續。
                 
                原告在遺產繼承糾紛中,于2014年8月份到被告處查詢得知其父親楊某山與第三人姜某某的婚姻登記,故于2015年9月提起行政訴訟,以被告未認真核查楊某山與夏某某是否辦理離婚及婚姻登記程序違法為由,請求撤銷被告為楊某山與姜某某所辦理的婚姻登記。
                 
                該案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盡管楊某山作為申請人,辦理結婚登記時進行了虛假陳述,填寫的申請結婚登記聲明書與事實不符,導致被告婚姻登記錯誤,但被告在楊某山與夏某某未辦理離婚手續的情況下,準予楊某山與第三人姜某某登記結婚、頒發結婚證,違反了法律上的強制性規定,也違反了《婚姻登記條例》第6條第3項“辦理結婚登記的當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登記機關不予登記:一方或雙方已有配偶的”之規定。因此,一審法院認為被告為楊某山與第三人姜某某辦理的婚姻登記事實不清,主要證據不足,違反法定程序,應予以撤銷,遂依法判決撤銷了被告于2005年5月30日為楊某山與姜某某頒發的結婚證。
                 
                該案被告某區民政局與第三人姜某某,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上訴人某區民政局在2005年5月30日為楊某山與姜某某辦理結婚登記時,楊某山于1998年12月2日已經與夏某某在該民政局已辦理過結婚登記,且楊某山與夏某某仍在有效的婚姻關系存續期內,因楊某山隱瞞已婚的真實情況,向該民政局申請結婚登記,致使該民政局又為楊某山與姜某某辦理結婚登記并頒發結婚證的行政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二條第一款規定的一夫一妻婚姻制度,屬于重大且明顯違法的情形,應為無效的婚姻登記行為。因此,二審法院認定,原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但適用法律錯誤,應予糾正。遂依法判決:一、撤銷一審法院(2015)昆行初字第55號行政判決;二、確認某區民政局于2005年5月30日為楊某山與姜某某辦理結婚登記并頒發結婚證的行政行為無效。
                 
                二審終審后,原審第三人姜某某就此案申請再審,申請再審理由為:二審法院適用法律錯誤,沒有在一審原告的訴訟請求范圍內審理,程序違法。一審原告主體不適格,且本案早已過訴訟時效。一審原告起訴時婚姻關系一方楊某山已去世,婚姻關系已消亡,沒有任何解除的事實基礎、可能性及必要性。該案再審申請被受理后,再審法院經審理,再次認定某區民政局為楊某山和姜某某辦理結婚登記并頒發結婚證的行政行為,屬于重大且明顯違法的情形,應為無效的婚姻登記行為。無效的行政行為自始無效,不應受到起訴期限的限制。因此,裁定駁回了姜某某的再審申請。
                 
                縱觀此案,其訴訟策略成功地繞開了重婚無效的阻卻事由,甚至繞開了申請宣告重婚無效的除斥期間已過的障礙,其判決結果符合世道人心。乍看之下,筆者也曾歡呼雀躍,認為曠世難題有解了,還在同仁中大力推薦收藏此案例。
                 
                但細細品讀該案,卻發現問題不少:
                 
                1、已有同仁在該文末留言,指該案判決認定2015年5月1日前的行政行為無效,違反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下簡稱《行訴法解釋》)第一百六十二條關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對2015年5月1日之前作出的行政行為提起訴訟,請求確認行政行為無效的,人民法院不予立案”的規定。因為我國《行政訴訟法》于2014年進行了第一次修正,增設了關于確認行政行為無效的規定,并于2015年5月1日開始實施,根據“法律不溯及既往”這一原則,對于該增設的規定,不適用于其生效前的行政行為。
                 
                該案原告以某區民政局于2005年5月30日為楊某山和姜某某辦理的婚姻登記行為程序違法為由,申請撤銷前述婚姻登記,繞開了不予立案的關卡,而案件最終仍然以認定2015年5月1日以前的婚姻登記行政行為無效作出判決 ,確有超出原告訴訟請求進行審判的問題,如果原告在案件審理中變更訴訟請求為“認定2015年5月1日以前的婚姻登記行政行為無效”,則法院應當依據《行訴法解釋》第一百六十二條之規定予以駁回起訴。
                 
                2、關于婚姻無效的宣告是否能夠通過向民政局婚姻登記機關申請,并進而提起行政訴訟,當初為R先生的案件,筆者也查找過相關依據,但得出的結論是否定的。
                 
                當初查找的文獻,有說宣告婚姻登記無效既可以由法院進行,又可以由民政局婚姻登記機關進行。其依據是1994年頒布施行的《婚姻登記管理條例》第二十五條:“申請婚姻登記的當事人弄虛作假、騙取婚姻登記的,婚姻登記管理機關應當撤銷婚姻登記,對結婚、復婚的當事人宣布其婚姻關系無效并收回結婚證,對離婚的當事人宣布其解除婚姻關系無效并收回離婚證,并對當事人處以200元以下的罰款。”但是,該條例已經廢止,代之以2003年頒布實行的《婚姻登記條例》,新條例第十六條規定:“婚姻登記機關收到人民法院宣告婚姻無效或者撤銷婚姻的判決書副本后,應當將該判決書副本收入當事人的婚姻登記檔案。”該條例沒有賦予婚姻登記機關以宣告婚姻無效的任何權力,而只是規定婚姻登記機關負有將人民法院做出的相關判決收入當事人婚姻登記檔案的義務。
                 
                而現行有效的《婚姻登記工作暫行規范》第四十六條也規定:“除受脅迫結婚之外,以任何理由請求宣告婚姻無效或者撤銷婚姻的,婚姻登記機關不予受理”。因此,通過向婚姻登記機關請求宣告重婚登記無效,于法無據,婚姻登記機關也不會受理。
                 
                3、對于在新《行政訴訟法》實施(2015年5月1日)之后產生的重婚登記,該案提供了一種通過行政訴訟繞過重婚無效阻卻事由的實體審查和除斥期間限制,直接以婚姻登記行為違反了現行《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五條,具有“重大且明顯違法情形”,當事人即可申請法院確認行政行為無效。而重婚登記顯然違反了《婚姻法》第二條第一款規定的一夫一妻婚姻制度,屬于重大且明顯違法的情形,應為無效的婚姻登記行為。
                 
                這樣一來,重婚無效的阻卻事由,似有被架空的極大可能。
                 
                 
                案后總結:婚姻無效制度需系統立法
                 
                 
                婚姻無效制度,在我國現行《婚姻法》中缺乏系統性的規定,只粗略地規定了無效的情形和后果,對于無效程序、阻卻事由、溯及力等細則和操作層面的規范,卻是在《司解一》和《司解二》中斷續、零星地進行了補充,其中重婚無效的阻卻事由部分,似有思慮不周而引發爭議不止的情形。此外,修訂后的《行政訴訟法》又與《婚姻法》及其司法解釋未能很好銜接,使得無效婚姻阻卻事由的適用,因為后門洞開而可能形同虛設。
                 
                即將通過審議而頒行的《民法典》,對于無效婚姻制度,對照《婚姻法》,除刪去了婚姻無效情形中的一項,在婚姻無效的后果中增加了無過錯方可以請求賠償的條款,對無效婚姻制度仍然缺乏體系化的規范。
                 
                《民法典》一旦審議通過、頒布實施,《婚姻法》即告失效(《民法典》有明確規定),與《婚姻法》相關聯的司法解釋會不會失效,雖暫不明確,但似不樂觀。而相關司法解釋的失效,意味著無效婚姻的無效程序及阻卻事由等適用方面可能出現依據的缺失。這一問題,希望在《民法典》的下一輪審議中得到關注和解決。
                 
                 
                注1: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吳曉芳文《最高法院民一庭傾向性意見:如何理解“法定的無效婚姻情形已經消失”》
                 
                注2:數據來自ALPHA案例庫,以“婚姻無效糾紛”為關鍵詞,以一審、二審、再審為篩選條件搜索的結果,應為不完全統計。
                 
                注3:數據來自ALPHA案例庫,以“婚姻無效糾紛+重婚”為關鍵詞,以一審、二審、再審為篩選條件搜索的結果,應為不完全統計。
                分享到: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网上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