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drbr"></form>

<em id="tdrbr"></em>

    <address id="tdrbr"></address>

        <form id="tdrbr"></form>

        <form id="tdrbr"><nobr id="tdrbr"></nobr></form>

                星相映 | 被權利人舉報商標侵權 | 您想好怎么辦了嗎?

                作者:周冬冬 來源:星辰律師 時間:2020-06-30
                新冠疫情陰霾未散,各地復產復工狀態也剛穩定不久,但從最近筆者接觸到的案件來看,商標權利人或其委托代理人已經開始積極開展「打假」活動。隨著國家、社會對知識產權重視程度的提高,企業或個人對知識產權的保護意識也愈來愈強。有的省、市專門編撰了企業知名商標保護名錄,作為相關機構在認定企業相關商標是否為馳名商標或其名氣與影響力時的重要參考依據。在企業日常針對自家商標采取保護措施的過程中,向涉嫌侵權的行為人所在地的市場監督管理機關(或工商機關)投訴或舉報是常見的方式;此外,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知識產權海關保護條例》,知識產權權利人可以將其商標專用權、著作權和與著作權相關的權利、專利權向海關總署備案。因此,權利人向海關知識產權備案系統申請備案也是保護商標等知識產權的重要途徑,如果企業的打假主要對象是經營出口業務的主體的,那么申請海關知產備案保護是必要且極為有效的。
                 
                前面鋪墊了那么多,其實是想說明隨著國家社會法治的進步,權利人保護自身商標專用權、著作權、專利權等知識產權的途徑已經愈發便捷和開放,但從某種意義而言,也在無形中增大了市場主體在正常經營中遭遇商標權利人舉報的可能性。在實踐當中,如果市場主體將相同商標或者「高仿」商標用于同類或近似產品上,則很容易被工商機關認定為侵權并作出相應處罰決定。 
                 
                《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一條、七十二條和七十七條都為工商機關處理商標侵權案件進行處理提供了法律依據。被認定為商標權侵權的市場主體,可能面臨諸如罰款,收繳、銷毀違法使用的商標標識等處罰。但是實踐中也存在許多復雜的情況,例如涉嫌侵權人稱并無主觀惡意,而且所使用的商標標識僅為“近似商標”,并不足以導致相關公眾混淆;抑或權利人所持有的商標其實并沒有那么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其在涉嫌侵權人所在地域的廣告投入并不高等等。那么面對權利人的投訴與舉報,被工商部門針對涉案產品作出行政強制措施(例如查封、扣押等)決定的涉嫌侵權方該怎么辦?是坐以待斃還是通過法律途徑據理力爭?
                 
                如果涉嫌侵權人主觀上確實存在攀附知名品牌、搭乘品牌“順風車”的惡意,或者完全屬于高仿他人商標并將其作為商標使用情形的,自然沒有爭議的空間。但是如果涉嫌侵權人主觀上并無惡意,涉案商標亦不屬于與權利人商標相同的商標標識,只是可能構成近似商標及可能造成相關公眾混淆的,則可以嘗試在工商部門作出正式行政處罰決定之前對案件進行陳述抗辯。
                 
                《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款規定:
                “有下列行為之一的,均屬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二)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
                 
                根據該款規定,并結合相關法律以及學術理論知識,要構成該款規定下的商標侵權,需同時滿足“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近似的商標”及“容易導致混淆”的要件。在《商標使用的恰當定位與概念厘清》(蔣萬來,寧波大學法學院)一文中,作者亦指出商標侵權的構成條件為:商標使用+商標相同或近似、商品相同或類似+混淆可能性。
                 
                那么何為“近似商標”?何為“容易導致混淆”?
                 
                何為“近似商標”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規定:
                “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規定的商標近似,是指被控侵權的商標與原告的注冊商標相比較,其文字的字形、讀音、含義或者圖形的構圖及顏色,或者其各要素組合后的整體結構相似,或者其立體形狀、顏色組合近似,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的來源產生誤認或者認為其來源與原告注冊商標的商品有特定的聯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規定:
                “人民法院依據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的規定,認定商標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則進行:(一)以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為標準;(二)既要進行對商標的整體比對,又要進行對商標主要部分的比對,比對應當在比對對象隔離的狀態下分別進行;(三)判斷商標是否近似,應當考慮請求保護注冊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
                 
                此外關于是否可以認定為「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可以參考國家知識產權局關于商標侵權判斷標準的征求意見稿等相關規定。
                 
                何為「容易導致混淆」?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案件年度報告(2010)》,在上訴人(法國)拉科斯特股份有限公司(LACOSTE)(以下簡稱拉科斯特公司)與被上訴人(新加坡)鱷魚國際機構私人有限公司(CROCODILE INTERNATIONAL PTE LTD)(以下簡稱鱷魚國際公司)、上海東方鱷魚服飾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侵犯商標專用權糾紛案〔(2009)民三終字第3號〕一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認為,「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意義上的商標近似應當是指混淆性近似,即足以造成市場混淆的近似;認定商標近似除通常要考慮其構成要素的近似程度外,還可以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綜合考慮被訴侵權人的主觀意圖、注冊商標與訴爭標識使用的歷史和現狀等其他相關因素,在此基礎上認定訴爭商標是否構成混淆性近似?!乖谠摪讣?,法官認為兩商標長期共存,鱷魚國際公司主觀上并無侵犯拉科斯特公司商標專用權的意圖;客觀上兩家公司在中國市場內已擁有各自的相關公眾,在市場上均已形成客觀的劃分,已成為可區別的標識。在該案中,法院認為,被訴侵權產品標示的并非僅為「鱷魚圖形」,還標有「CARTEL0」及「CARTEL0及鱷魚圖形」,所有這些作為一個整體,使得被訴侵權產品具有了整體識別性,能夠有效地與其他標有鱷魚形象的商品相區別。因此兩商標不存在「混淆性近似」。
                 
                在宜賓五糧液股份有限公司與甘肅濱河食品工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等侵害商標權糾紛再審案((2017)最高法民再234號)中,該再審判決中引用的一審法院觀點部分有這么一段話:「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中所指「商標近似」,應以是否具有混淆的可能性為判斷標準。在判斷是否具有混淆可能性時,應綜合考慮多種具體因素,包括涉案商標的知名度、顯著性,商品的特性等等。商標標識本身具有一定近似程度,僅是判斷是否具有混淆可能性的考慮因素之一,其并不必然會使相關公眾產生混淆誤認?!?/span>
                 
                綜上,筆者認為,近似商標如要構成侵權,首先需要滿足商標標識與他人注冊商標具有一定近似程度。但是「近似」僅是作為判斷該商標是否具有混淆可能的因素之一,相關機構在作出侵權決定時,也應綜合考慮其他因素例如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商標的整體比對、商標主要部分的比對,請求保護注冊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等等。這些因素都應將影響行政機關作出是否侵權的決定。
                 
                寫到最后,筆者不忘提醒一下,如果您遇到了他人舉報涉嫌侵犯他人商標專用權的問題,不要慌,請按照以下步驟自行檢測檢索或委托律師代為處理:
                1.產品標識是否使用了與他人注冊商標一模一樣的或近乎一樣的商標;
                2.自我檢查是否有主觀惡意,攀附他人品牌名氣的意圖(實踐中主觀惡意可能容易被推定);
                3.自我檢查自己的商標是不是與他人商標近似;
                4.自我檢查商標是否可能對相關公眾造成誤導;
                5.自行檢索他人注冊商標的顯著性、知名度如何,特別是其是否曾被認定為馳名商標;
                6.自行檢索權利人在獲得相關商標專用權后對商標的使用情況如何,以及其為提升涉案商標知名度的廣告投放力度如何。
                分享到: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网上赚钱